!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数字时装抢占伦敦时装周,或成为AR新市场

核心提示:数字时尚品牌Auroboros与英国伦敦数字时尚研究所(Institute of Digital Fashion,IoDF)合作展出了其首个纯数字(digital-only)成衣系列。

前段时间结束的伦敦2022春夏时装周上,总部在伦敦的数字时尚品牌Auroboros与英国伦敦数字时尚研究所(Institute of Digital Fashion,IoDF)合作展出了其首个纯数字(digital-only)成衣系列。据康泰纳仕旗下产业媒体网站Vogue Business称,这是目前第一个登上全球性大型时装周的数字时尚品牌。

 Auroboros推出的“仿生学”(Biomimicry)系列数字时装,右为模特“穿着”展示图 图片来源:Auroboros

Auroboros推出的“仿生学”(Biomimicry)系列数字时装,右为模特“穿着”展示图   图片来源:Auroboros

作为英国时尚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推出的DiscoveryLab计划一部分(DiscoveryLab计划是一个主打沉浸式展示环境的创意计划),该数字时装秀通过电影播放的展出形式,展示了14件由真人模特“穿着”演绎的纯数字成衣作品。

秀后,Auroboros创意总监兼联合创始人Paula Sello在一份声明中表示,Auroboros所推出的数字时装,尤其是“仿生学”(Biomimicry)系列,“真正反映了21世纪的科学与技术进步,而且其在文化参照意义上既是个人的也是普罗大众的”。

 Auroboros去年凭借一套在6-12小时内植物不断生长的定制服装及饰品而声名鹊起 图片来源:Auroboros

Auroboros去年凭借一套在6-12小时内植物不断生长的定制服装及饰品而声名鹊起   图片来源:Auroboros

“我们不只是使用技术来展示实体服装,而是将其作为一种达到自身目的的手段,为元宇宙(metaverse,又称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创造无限的新可能性。”Paula Sello在声明中提到。“摆脱在过去趋势中的周期性重复,Auroboros正在引领时尚产业的先锋变革,以及(重新定义)什么可以穿在身上,呈现一个让每个人都沉浸其中的科学幻想。”

纯数字时尚正成为新宠

简单而言,数字时装是利用计算机技术和3D软件构建而成的服饰,没有实体产品,只存在于“线上”数字文件中,且目前主要通过图像处理、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等技术来实现穿戴者“穿着”的视觉效果。

2019年,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数字时尚品牌The Fabricant设计并以高达9,500美元售出的一条名为“彩虹色”(Iridescence)的连衣裙,成为世界上第一款在区块链上交易的纯数字连衣裙,这也见证了纯数字时装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The Fabricant通过数字技术为模特及数字艺术家Johanna Jaskowska“穿上”Iridescence连衣裙 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Julien Boudet

The Fabricant通过数字技术为模特及数字艺术家Johanna Jaskowska“穿上”Iridescence连衣裙   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Julien Boudet

自The Fabricant一举成名后,更多数字时尚先锋开始涌现。数字时尚品牌RTFKT创立于2020年初,在今年2月与18岁加密数字艺术家Fewocious的合作中推出了一系列虚拟运动鞋,且仅在7分钟内售出超过600双,总值超过310万美元。而这家NFT初创公司刚在今年5月获得了800万美元的融资。

RTFKT与加密艺术家FEWOCiOUS合作推出了一系列虚拟运动款 图片来源:RTFKT官网截图

RTFKT与加密艺术家FEWOCiOUS合作推出了一系列虚拟运动款   图片来源:RTFKT官网截图

在时尚产业媒体WWD的报道中,RTFKT的联合创始人Benoit Pagotto将其公司描述为“一家从游戏中诞生的时尚公司”。“我为我们获得融资感到很自豪,我们组建了一个由游戏、时尚、科技和艺术组成的独特团队,为元宇宙创造了时尚的未来”,Pagotto称。

美国硅谷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是让RTFKT获得800万美元融资的有力助攻,其分析师Jonathan La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RTFKT正在数字时尚和实体时尚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随着我们在虚拟世界中花费更多的时间,我相信我们会像关注实体运动鞋和包袋一样,关注数字运动鞋和包袋。”同时,他也提到,“在过去的十年里,游戏已经从娱乐演变成了社交网络,对于今天的许多人来说,游戏就是新的购物中心和酒吧”。

Elon Musk马斯克和Kanye West坎爷“穿上”RTFKT虚拟鞋 图片来源:Instagram@rtfktstudios

Elon Musk马斯克和Kanye West坎爷“穿上”RTFKT虚拟鞋   图片来源:Instagram@rtfktstudios

对Auroboros联合创始人Paula Sello和Alissa Aulbekova而言,数字时装或者说数字时尚已然存在了几十年,从过去好莱坞影视剧中出现的CGI服装( Computer-generated imagery,电脑生成动画),到游戏玩家为其游戏角色购买定制皮肤,“人们很快习惯了虚拟服装,从大家在疫情封锁期间对Auroboros的关注就可以看出,这也使得我们可以在时装周上进行革新性展示。大家的观念开始转变了,特别是伴随着NFT世界中加密货币和数字艺术的文化繁荣”。

互联网时代“皇帝的新衣”为何受欢迎?

趋势预测机构WGSN的时尚副总裁Francesca Muston表示,“人们多年来一直在他们的Snapchat和Instagram社交媒体上使用滤镜效果(filters),因此,能够控制自己在线形象的这种吸引力在很大程度上是主流文化的一部分”。这是数字时装相对容易被接受的原因之一。

 不少人通过Auroboros在<a href=伦敦时装周秀后公布的试穿二维码,在街头“试穿”数字连衣裙%20  图片来源:The%20Guardian" data-ke-src="%20/>伦敦时装周秀后公布的试穿二维码,在街头“试穿”数字连衣裙%20  图片来源:The%20Guardian" data-ke-src="%20/>伦敦时装周秀后公布的试穿二维码,在街头“试穿”数字连衣裙%20  图片来源:The%20Guardian" width="623" height="415" data-link="">不少人通过Auroboros在伦敦时装周秀后公布的试穿二维码,在街头“试穿”数字连衣裙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数字时尚让人们以一种更具视觉冲击力和创新性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身份和个性,而且不受身体的物质限制,”Auroboros两位创始人提到,“数字时装的生态和包容性优势对服装业如何推进服装设计和生产具有重要意义。数字时尚已经对时尚行业产生了巨大影响,各大品牌开始尝试将数字化纳入其战略。”

古驰Gucci是首批开始在数字时尚产品强势发力的奢侈品牌之一。今年3月,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设计了该品牌的第一双纯数字运动鞋Gucci Virtual 25,售价在8.99至12.99美元,购买者可以使用AR技术在社交媒体照片中“穿着”这双鞋。该数字时尚项目是由Gucci与一家专门从事创意AR技术营销的初创公司Wanna合作开发的。

 英国卫报生活方式编辑Alyx Gorman正在“试穿”Gucci Virtual 25虚拟运动鞋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英国卫报生活方式编辑Alyx Gorman正在“试穿”Gucci Virtual 25虚拟运动鞋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Wanna首席执行官向全球时尚产业媒体网站Business of Fashion(时尚商业评论)表示,“在5年或10年时间里,时尚品牌的营收将会有相当大一部份来自数字产品”。就在近期,一位Roblox网游玩家以350,000 Robux(一种在Roblox软件中通用的交易货币,折合约4,115美元)的转售价,在虚拟世界中购买了Gucci一款Dionysus酒神包,这比现实生活中的实际价格(目前官方售价为3,400美元)还要高。

Roblox游戏市场的Avatar商店出售各种限量版Gucci产品 图片来源:Lifestyle Asia Singapore

Roblox游戏市场的Avatar商店出售各种限量版Gucci产品   图片来源:Lifestyle Asia Singapore

据英国卫报称,对数字时装持怀疑或保留意见的人大多将数字时装视为互联网时代的“皇帝的新衣”。尽管如此,更多人认为数字时装的崛起并非偶然,而是应运而生。

可持续发展及时尚科技产业作家Brooke Roberts-Islam在一篇福布斯报道中关于“人们为什么想穿着数字时装”解释道,从理性及环境角度看,所有服装都对环境产生影响,给地球生态带来压力,有人认为唯一真正可持续的解决方式是裸体,但数字时装成为了次优选择。根据全球第一家国际数字时尚多品牌零售商DressX称,生产一件数字时装要比生产一件实体服装减少97%的碳排放。

 DressX称,在数字时装的生成过程中,平均每件节约3,300升水,足够一个人在3到5年内每天喝2升 图片来源:DressX

DressX称,在数字时装的生成过程中,平均每件节约3,300升水,足够一个人在3到5年内每天喝2升   图片来源:DressX

同时,“快时尚”(Fast Fashion)观念普遍存在的当下,环境慈善机构Hubbub一份研究曾发现,六分之一年轻人声称,如果他们已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自己穿着过某件衣服,那之后基本不会再穿这件衣服。若这样的思维同样放在数字时装中,两者对环境所产生的影响差异是非常可观的。

另一方面,站到更深层面思考,Roberts-Islam认为Z世代作为最新一代消费者,他们生活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在数字社区中,因此他们想以更“真实”的穿着方式展示自己。根据The Fabricant的说法,“现实世界中全球服装品牌都在争相进入纯数字时尚领域,与Z世代消费者(1997年以后出生的、从小与数字世界连接的人)形成更深层次的接触”。

图片来源:Instagram@dressx

图片来源:Instagram@dressx

专门研究时尚的行为心理学家Carolyn Mair教授也表示,人类天生热衷于寻找新奇事物,以及令人愉悦的美学,“这就是为什么时尚的精髓在于不断重塑自我”。而数字时装可以满足这种需求,就像人们每次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时都穿新衣服一样,给人们带来同样的“自尊提升”(self-esteem boost)但无需将实体衣服丢弃至垃圾填埋场。

“这也是一种真正的逃避主义(escapism),在当下很有吸引力,”Mair补充道,“它把我们带入一个以往‘不可能’的境地,而在人造虚拟世界中,我们可以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任何人。”

数字时尚品牌Tribute Brand“上身”效果 图片来源:Tribute Brand

数字时尚品牌Tribute Brand“上身”效果   图片来源:Tribute Brand

“数字时尚是一种表达自我和探索自我的方式,”The Fabricant策略传播总监Michaela Lacrosse强调,“数字时装适合所有性别、体型和尺寸,你可以摆脱现实限制,可以穿着火焰制成的西装或雷暴制成的连衣裙,这样的创意振奋人心,并开辟了一种新的表达方式,这在现实世界中是不可能的。”

数字时装“穿着”体验感仍待改善

在时尚媒体ELLE的报道中,Michaela Lacrosse曾总结过,“当The Fabricant于2018年成立时,时尚是最后一个转向数字化的主要创意产业。想想任何其他行业,例如电影、音乐或摄影,它们都已经建立了牢固的数字文化。时尚一直坚持老派思维,并抵制未来科技作为一种新手段以避免扰乱原有的行为,但显然,时尚需要数字化”。

事实上,数字时装的工作流程类似于传统时装屋,且与真实的高级定制一样,耗时又烧钱。“我们创建情绪板(mood boards)和设计样本,只是整个过程是数字化,”Lacrosse解释道,“我们的数字时尚团队也接受传统培训,了解真实面料的褶皱和贴合度,不过他们都将这些知识转化在3D建模中,如在CLO(一个3D服装设计软件)中创建。”这些最终通过3D“缝合”而成的数字服装,同样拥有很高的工艺水平。

The Fabricant数字时装细节图 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The Fabricant数字时装细节图   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The Fabricant数字时装细节图 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The Fabricant数字时装细节图   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与此同时,数字时装的发展需要更多人才的加入。来自沉浸式媒体公司和视觉效果工作室Ryot Studios的创意技术人员Kadine James表示,时尚界的创意人员很少能拥有像Auroboros创始人Paula Sello和Alissa Aulbekova那样的数字设计能力,而且这对夫妇的许多数字设计技术都是自学的。

扩大团队规模是RTFK前段时间的融资目的之一。这家创造了多个数字时尚“销售壮举”的公司,在成立近一年半后,仅有的全职员工就是其创始人Benoit Pagotto、Chris Le和Steven Vasilev三人。而有了这笔融资,“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创造一个平台,吸引新的创意人才加入” ,Steven Vasilev表示。

Auroboros数字时装细节图 图片来源:Auroboros

Auroboros数字时装细节图   图片来源:Auroboros

另一方面,根据DressX联合创始人Natalia Modenova的说法,当前的数字时装在穿着上存在很大的技术局限性。目前数字时尚品牌帮助购买者“穿上”数字时装大部分还是依靠手工,在购买者提供的2D图像上进行合成匹配。通过AR技术穿着虽是其中一种方式,但这也受限于不同项目的技术开发及成本。

“总的来说,这项技术还不能完全实现人体识别(即数字化穿着,digital dressing),因为人工智能还没有实现这一过程的完全自动化”,Modenova表示。但DressX并没有打算坐以待毙,所以决定先采用3D美工“手工”为购买者穿衣,打算随着技术发展进行有计划的迭代并引入自动化,逐步缩短购买者进行数字化装扮的周期,以满足不断上涨的需求。

 在DressX平台上,购买者需要在购买后提供自己的照片,由DressX的美工进行“手工穿衣”,而照片需要满足多个标准 图片来源:DressX网站截图

在DressX平台上,购买者需要在购买后提供自己的照片,由DressX的美工进行“手工穿衣”,而照片需要满足多个标准   图片来源:DressX网站截图

Auroboros的两位创始人也正在与大量科技公司进行商讨,希望在约六个月时间内,将“穿上”数字时装的过程,在目前面部滤镜中司空见惯的AR技术基础上,通过已在最新款iPhone和iPad应用的激光雷达镜头(Lidar cameras),实现对整个身体的3D跟踪,从而达到更真实、实时的数字穿着体验。

除此之外,二人还寄望于体验“屏幕外”的AR数字时尚,例如目前大型科技公司正在研发的AR眼镜。只要戴上AR眼镜,人们可以不再受限于屏幕镜头,在现实生活实时实景地“看到”大家穿着的数字时装,无论是由水制成的Auroboros长袍,还是RTFK与The Fabricant强强联手设计的酷炫虚拟鞋。

来源:财联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设计管理

邀原创设计精英 展时尚精彩靓潮

2021-7-19 23:56:35

设计管理

KAWS日本首个大型展览会开展在即,优衣库KAWS UT限定回归

2021-7-19 23:59:32

⚠️
版权声明:潮牌网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1910788641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