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时尚界天然染料需求强势复归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近日,日本设计与传媒公司Wrad和来自意大利的服装处理技术公司Tonello推出了一款使用天然染料的服装系列,该系列通过Tonello的一个新型染色系统Wake进行染色。

Wake染色系统的染料均提取自植物原料,如花、浆果、果皮等,不含任何有害的化学添加剂,通过该系统染色后的服装性能温和,适用于皮肤易过敏的人群。Tonello在其网站上表示,这次的服装系列使用了天然染料,更能表现自然的真实色彩。

Wrad和Tonello推出的天然染料服装 图片:TonelloWrad和Tonello推出的天然染料服装   图片:Tonello

时尚民主化,合成染料替代天然染料

根据《金融时报》文章《修复时尚——品牌将合成染料换成天然染料》(Fixing fashion—brands swap synthetic for natural dyes)的报道,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品牌倾向于使用天然染料,Wrad和Tonello只是其中之一,天然染料大有席卷时尚界的趋势。人们使用天然染料的历史十分悠久,只不过工业革命后合成染料迅速发展,挤占掉了天然染料的市场。

在19世纪中叶之前,天然染料是织物染色的唯一手段,而染色是服装生产过程中最昂贵的环节。当时天然染料获取不易,比如骨螺紫(Tyrian Purple,用骨螺科的贝类制成的紫色染料)这种染料需要从地中海的一种名为Murex Brandaris的骨螺科贝类动物的腺体中提取,据说10,000只Murex Brandaris才能生产一克骨螺紫染料。

由于生产颜色艳丽的服装成本很高,服装的色彩便与社会等级联系了起来。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教授Beverly Lemire在其出版的《服装、文化和商业》(Dress, Culture and Commerce)中写道,在19世纪中叶之前,英国中上层阶级的已婚女性要身着色彩鲜艳丰富的衣服,以反映其社会地位。

但天然染料不能完全固定于植物纤维上,而且褪色很快。19世纪中叶之后,伴随着如火如荼的英国工业革命,纺织业迅速发展,需要大量成本低、易获取的染料。因此,人们开始探索合成染料。1856年,18岁的英国皇家学院化学系的学生威廉·珀金发明了世界上第一种人工合成染料——苯胺紫(Mauveine)。

用苯胺紫染成的丝绸礼裙 图片:artsy.com用苯胺紫染成的丝绸礼裙   图片:artsy.com

苯胺紫颜色牢固,成本低廉,迅速受到人们的追捧,短短几年内就挤占了天然紫色染料的市场,而且备受伦敦和巴黎时尚界的青睐。据当时《伦敦新闻画报》的报道,维多利亚女王在其女儿的婚礼上穿了一件用苯胺紫染成的衣服。

维多利亚女王身穿用苯胺紫染成的衣服 图片:i-dyllic维多利亚女王身穿用苯胺紫染成的衣服   图片:i-dyllic

珀金的发现打开了合成染料的大门,1859年法国化学家François Emmanuel Verguin发明了品红,这一染料被迅速用于纺织市场;1880年,德国化学家拜耳发明了合成靛蓝技术。合成染料的颜色越来越丰富,在时尚界也越来越流行。法国的欧也妮皇后是19世纪中后期的时尚偶像,根据英国女性杂志The Ladies Treasury1861年5月至10月的记录,欧也妮皇后的衣着大多使用了合成染料。高级定制的鼻祖、有着“时装之父”美誉的英国时装设计师Charles Worth也常常在服装设计中使用合成染料织物。

19世纪英国时装设计师Charles Worth设计的服装使用了合成染料 图片:Courtesy William Doyle Gallery19世纪英国时装设计师Charles Worth设计的服装使用了合成染料   图片:Courtesy William Doyle Gallery

合成染料鲜明的色彩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让设计师有了剪裁以外的设计手段。同时,下层阶级也能消费得起合成染料的织物。时尚变得“民主化”,服装工业巨头也慢慢成型,根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植物学教授Maurice Sanford Fox出版的书籍《大不列颠的染料制造商1856-1976》(Dye-Makers of Great Britain 1856-1976 )所记,天然染料在20世纪初便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天然染料复归需有长远考虑

合成染料征服了时尚界,但也带来了大量问题。合成染料里常见的偶氮染料(azo dyes,是应用最广泛的合成染料)虽然本身并不致癌,但在一定条件下会产生某些对人体有致癌作用的芳香胺,引起人体DNA的病变,诱发癌症。有些合成染料还含有激素,会严重扰乱人体和动物的内分泌系统,还会与激素受体结合,导致血液中的激素减少。法国可持续时尚平台Slowear Project的创始人àngels Biosca表示, “当人们穿上合成染料制作的衣服时,其化学物质会扩散到皮肤上,可能会导致接触性皮炎或过敏。”

此外,合成染料对环境的污染极大。根据美国时尚杂志Vogue《色彩的真实代价:时尚带来的面料染剂污染问题》的文章报道,纺织工业每年使用六到九兆公升的水用于面料染色,而全球正面临水资源短缺的问题。染坊用水的四分之三最终基本都会变成由染料、盐剂、强碱、重金属和化学物等混合而成的废水。联合国水援助组织Wateraid的资深政策分析师Virginia Lewis表示,过滤废水价格昂贵,孟加拉国和印度的染坊废水经常违法排入河水中,水污染非常严重。

孟买一条被染料废水污染过的河流 图片:textil in孟买一条被染料废水污染过的河流   图片:textil in

为了解决合成染料的健康和环境危机,时尚界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天然染料。纽约设计师María Elena Pombo在接受美国休闲杂志The Fullest时表示,当她在2013年开始使用天然染料进行设计时,行业内几乎没有人使用天然染料,而四五年后行业内出现了越来越多使用天然染料的独立设计师。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天然染料先从独立品牌复归。一些独立品牌秉承环保健康的理念,只使用天然染料的织物,比较知名的有美国休闲服饰品牌Wild Harvest Studio、Gaia Conception、Carlifolia Cloth Foundry,印度尼西亚的服装品牌Indigo Luna,中国的品牌Ziran等。印度设计师Allie Cameron 2016年创建了使用天然染料的内衣品牌Hara,当时并没有人看好她,因为合成染料更便宜且更易获得。五年后,Hara备受追捧,在Instagram上拥有 275,000 名粉丝。Cameron表示,“天然染料是人们从我们这里购买的重要原因之一,人们对天然染料的兴趣日益增长。”

用天然染料制成的Hara内衣 图片:harathelabel用天然染料制成的Hara内衣   图片:harathelabel

爱尔兰市场调研公司Research and Markets在今年6月份发布的美国天然染料市场调研报告显示,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天然染料迎来较大规模的增长。今年,越来越多的独立品牌开始使用天然染料,比如美国独立品牌Mara Hoffman在今年5月便与天然染料艺术家Cara Marie Piazza进行了合作。

Mara Hoffman与Cara Marie Piazza合作天然染料服饰 图片:wallpaperMara Hoffman与Cara Marie Piazza合作天然染料服饰   图片:wallpaper

独立品牌对时尚可持续发展的执着追求鼓励了知名时尚品牌使用天然染料。韩国全球纺织资讯平台Sourcing Journal于今年四月份指出,天然染料正成为越来越多时尚品牌的焦点。美国知名牛仔品牌Levi#s在今年3月推出了名为“Wellthread”的系列服饰,使用了天然靛蓝染料。Levi’s全球产业创新副总裁Paul Dillinger表示,“我们很自豪能够推出Wellthread系列,它建立在我们过去所有工作的基础上,并继续开拓设计的未来,使可持续性成为服装生产过程中每一步的首要任务,同时仍然提供消费者会喜欢的产品。”

Levis的Wellthread系列 图片:LevisLevis的Wellthread系列   图片:Levis

快时尚巨头也开始使用天然染料。今年3月,H&M推出的名为Color Story的春季系列服饰就使用了天然染料,该系列显示了H&M推进可持续时尚的决心,H&M的创意顾问Ann Johansson表示:“我们一直致力于使用可持续的材料和工艺来创造更高级的作品, 毫无疑问,我们的客户会喜欢这一系列,但我们希望他们也能从该系列充满活力的可持续性表达中得到启发。”

H&M Color Story系列 图片:H&MH&M Color Story系列   图片:H&M

此外,锐步Reebok在今年6月也推出了使用天然染料的Beatnik运动鞋,价格为120美元。匡威Converse在今年4月推出的Chuck 70也使用了天然染料,并且还计划在未来的新产品中继续使用天然染料。与Converse合作开发天然染料的时尚公司Botanical Colors的总裁Kathy Hattor表示,天然染料大有代替合成染料的趋势,除了更环保健康,用天然染料染过的衣物颜色深浅不一,这曾经是天然染料的弊端,但现在这意味着天然染料更具真实感。

Converse Chuck 70系列帆布鞋使用了天然染料 图片:ConverseConverse Chuck 70系列帆布鞋使用了天然染料   图片:Converse

2020年成立的环保时尚网站Revival Runway在《为何时尚品牌拥抱天然染料》(Why Fashion Brands Embrace Natural Dye)一文里预测,随着时尚界占主导地位的时装设计师大力推行天然染料,天然染料将在全世界的设计师中流行起来。今年1月14日至3月1日,中国台北的两位工艺家陈景林和马毓秀在中国台北当代工艺设计分馆的“天染工坊染色創作展”上展出了用天然染料染色的高级时装;根据时尚资讯网站coveteur今年5月的报道《关于天然染料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Natural Dyes),天然染料深受许多知名奢侈品设计师,如艾琳-费舍尔(Eileen Fisher)和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等的喜爱,他们将天然染料视为时尚实现环保化的一种方式。

路易威登在去年亦推出过扎染系列LV Escale,其运用了扎染技艺,将天然染料与皮革结合起来,极具美感。市场调研公司Arizton的调研报告显示,2024年全球天然染料市场价值将达到50亿美元,消费者对天然染料染成的服装需求不断上升。

路易威登LV Escale系列手袋 图片:vogue路易威登LV Escale系列手袋   图片:vogue

为了解决天然染料难以获取的问题,美国环保染料公司Stony Creek Colors的创始人Sarah Bellos正在尝试扩大美国的靛蓝植物种植面积。她表示靛蓝植物除了可以提供天然靛蓝染料,还有固氮作用(Nitrogen fixation,将空气中的氮气固定为氮肥,可以减轻温室效应),她呼吁更多的资金投入用以优化天然染料供应链。在时尚可持续发展的大势下,天然染料的这次复归并不简单。

转载自:财联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设计管理

当 New Balance 被注入 Levi\'s 丹宁血统,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2021-9-23 0:00:00

设计管理

九牧王裤工坊首登成都,携前Gucci设计师联名款小黑裤引爆春熙路!

2021-9-26 0:00:00

⚠️
版权声明:潮牌网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1910788641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